“那时候祝义财没能回来,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,父亲的葬礼也被延迟到了两年后。”祝义财堂兄祝义广对新京报记者说,解除监视居住后的祝义财先回了桐城老家,接着就去南京操办父亲的葬礼,之后正式回归雨润。

有这么一批上市公司“自家人”,通过员工持股计划投资持股许久,在本轮行情启动前却巨亏离场,个别甚至血本无归,结局令人唏嘘。